泽宇智能IPO:实控人张剑那些蹊跷事儿
2021-10-12 11:03:30
  • 0
  • 0
  • 0
  • 0

     《电鳗快报》文/高伟

7月30日,江苏泽宇智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宇智能”)创业板IPO已提交注册,拟募集资金5.72亿元。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泽宇智能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围绕实控人张剑更是有不少蹊跷事儿。

对于本网发去的求证函,泽宇智能回复称“公司已在招股说明书及问询函汇总予以披露”。实际上,发生在实控人身上的那些事却依然没说清楚。

董事长实控12家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泽宇智能成立于2011年11月18日,是一家专注于电力信息化业务的高新技术企业,实际控制人为张剑、夏耿耿夫妻二人,张剑为董事长,夏耿耿为董事及总经理。2018年12月24日,泽宇智能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泽宇智能股东构成较为简单,除实控人外,其他股东为公司员工和实际控制人的亲属朋友。

招股书显示,发行人实际控制人为张剑、夏耿耿。张剑直接持有发行人74.33%股份,夏根兴系夏耿耿之弟,褚玉华系张剑之母。

《电鳗快报》据天眼查显示,泽宇智能实控人、董事长张剑目前任职13家企业,担任股东8家,担任高管9家,实际控制12家企业。尤为注意的是,张剑周边风险有11条,预警提醒也有73条。

其中,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江苏润源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进行了简易注销,担任股东的江苏泽惠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进行了简易注销;担任股东的星香云(吴江)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有股东的股权被冻结;担任股东的江苏泽惠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曾因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而被起诉;担任股东的北京恩泽沁源电器有限公司曾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担任股东的北京恩泽沁源电器有限公司曾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业内人士质疑,董事长实控12家公司且有数十条风险缠身,如此一来,怎能保证普通投资者利益?会否有利益输送行为发生?

实控人亲友低价入股

家族控股企业,很容易出现利益输送。

《电鳗快报》注意到,2017年12月,泽宇智能的注册资本由8000万元增至9541万元,合计增资1541.00万元,沁德投资、常州沃泽慧宇实业投资中心(下称“沃泽投资”)分别出资1600万元和865.60万元,成为企业新股东。两名新股东的增资价格同为1.6元/注册资本,定价参考2017年6月30日公司净资产/注册资本为依据协商确定。

不过,新增股东沁德投资为员工持股平台,沃泽投资则为实际控制人亲属及朋友的持股平台。

对于此次增资,沁德投资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进行了股份支付处理,但是沃泽投资未做股份支付处理,主要原因为沃泽投资的合伙人均为实际控制人张剑、夏耿耿的亲属、同学或朋友,因看好泽宇智能的行业及未来发展前景并基于对实际控制人的信任而进行投资。

据招股书,2017年底泽宇智能引进新股东沁德投资的主要原因是对员工实施股权激励,进一步提高员工的积极性、创造性,激励价格为1.6元/股,而实际公允价值为5.72元/股。市场质疑,实际控制人亲属及朋友的持股平台沃泽投资并未计提股份支付,此次的增资价格是否公允、是否存在潜在的利益输送、财务处理是否合规?

缘何隐藏关联交易

虽然招股书披露了很多已经注销的关联方,但我们查询相关资料后发现,泽宇股份仍然有很多关联方未披露。

褚玉华系发行人董事长张剑的母亲,而褚玉华旗下还有众多关联方未披露。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与褚玉华相关联的企业还有南通天和建设工程质量检测有限公司,褚玉华持有该公司20%的股权,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为建筑工程质量检测、建筑材料检测、桩基检测。从此介绍来看,南通天和似乎与泽宇智能的业务性质相关,即使不相关,也是泽宇智能的上下游。

南通蚕韵贸易有限公司系褚玉华担任法人代表及持股50%的企业,南通茧韵丝绸有限公司系褚玉华担任监事的企业。虽说这两家贸易公司的主营业务与泽宇智能没有什么关系,但这是否是泽宇智能成立为了账外支付的呢?

上述几家公司是否是母亲代儿子持有?与泽宇智能是否存在业务往来?

《电鳗快报》将继续跟踪报道泽宇智能IPO进展。

微信公众号:

电鳗财经(ID:dmkb58)

《电鳗快报》http://www.dmkb.net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